文化新闻

我已经喝过黑虎泉水、宽厚里泉水绿茶、趵突泉水茶汤、还吃到了老济南奶汤蒲菜和泉水鲤鱼

次日清晨,我去了濟南趵突泉。冬陽杲杲,趵突泉公園裏一派紅塵靜好。太陽底下,打麻將、聽戲劇、聊天、曬太陽,那情形,可真像老舍筆下寫的:「一個老城,有山有水,全在天底下曬着陽光,暖和安適地睡着,只等春風來把它們喚醒,這是不是個理想的境界?」趵突泉公園裏還有售賣泉水茶湯,雕龍銅壺,五元一碗。茶湯也是濟南特產,雖為茶湯卻不是茶,而是以小米為主料炒製而成,像沖茶一樣用沸水一沖即熟,故名茶湯。我正好走累了,於是買了碗趵突泉水茶湯,坐在窗邊,也享受一下這片刻的負暄之樂。

2019-12-07

渔民供奉的小型神像由一般师傅雕造

神像雕刻是香港一門行業,風行一時;而廟街,曾被漁民稱為「菩薩街」,在佛雕興盛年代,有數十間雕刻佛像及神像的店舖,漁民把神佛總稱菩薩。

2019-12-07

台湾的「大选」进入最后一个多月倒数

到台北第一天晚上,在圓山大飯店宴會上見到連戰先生,八十三歲的老人依然精神奕奕談笑風生,記憶力極佳,我問他還記得十幾年前曾經在香港中文大學講two nights stand with Hong Kong的故事嗎?他說記得,反問我「不是one night stand嗎?」大家一笑。二○○五年的「胡連會」對兩岸關係影響深遠,「您二位現在還保持聯絡嗎?」席間有人問,連先生眼看窗外沒有反應,全場安靜五秒,然後大家不約而同笑起來,沒有人再追問。二十一年前也是在圓山大飯店,我作為香港新聞界訪問團成員,第一次見到連戰,當時兩岸關係風雨欲來,翌年,李登輝正式拋出「兩國論」。再過一年,國民黨分裂,台灣藍天變綠地。正如一首台灣老歌所唱:時光一去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

2019-12-06

却独不见乾隆皇帝的第二位皇后乌拉那拉氏的面容

烏拉那拉氏雖為皇后,但她得不到皇帝的愛和溫暖。一方面,皇帝的心裏只有死去的富察氏,連看見南飛的大雁,心裏都會念及富察氏,對烏拉那拉氏卻頗為冷漠,有時整天不說一句話。孝賢皇后去世三周年,新皇后剛剛冊立,乾隆不顧新皇后的感受,寫下「豈必新琴終不及,究輸舊劍久相投」的詩句,明白說出新皇后不如舊皇后,讓烏拉那拉氏情何以堪。以至於烏拉那拉氏無論怎樣努力,都比不上那個已逝之人。

2019-12-06

赏想策划了「滚动荃湾」的设计文创元素起动及活化社区的项目

主題:「賞想」滾動荃灣「賞想」積極推廣香港文創手作品牌,在集結香港數百位文創設計師的同時,加強他們與社區聯繫,提高市民對文創界的認識。去年,賞想在荃灣開設了新據點,其間得到不少區內居民的支持。為了回饋社區,賞想策劃了「滾動荃灣」的設計文創元素起動及活化社區的項目。除了推廣區內不同的文創地標外,同期亦會舉行一連串導賞團、工作坊以及分享會。

2019-12-03

周光蓁谈到:音乐路线的不同使得两父子渐行渐远

圖:一九七○年代麗的呼聲時期,黎小田(中)與周梁淑怡(左)及影星胡燕妮合影\周光蓁供圖

2019-12-02

内坛建筑主要有:先农坛祭坛及观耕台、行耕借礼的「借田」

圖:先農壇觀耕台/張敏攝影北京城中軸線既是北京城的歷史文脈,又是中華文化的歷史文脈。它經元明清三朝不斷完善,最終體現中華傳統文化的幾個重要思想:敬天、重農、民本、國家統一。在中軸線南端東部,建立佔地二百七十三萬平方米的天壇,比佔地七十二萬平方米的紫禁城大得多;西部建立祭拜農業始祖炎帝神農氏的先農壇,皇帝在此親耕自己的「一畝三分地」,號召臣民重農務本。這實際上是繼承和弘揚我國古代輝煌燦爛的農業文明,以之為立國之本。

2019-12-01

看到它的时候我心想「不就是一盘不一样颜色的胡萝卜片」

如果說早餐為我打開了德龍美食的大門,那麼來自主廚Anne-Sophie Pic的晚餐則是深入體驗德龍好味道的機會。作為法國唯一獨立開設餐廳的米芝蓮三星女主廚,她從父輩手中接過的Maison Pic經過四代傳承,如今仍是遠近食客們趨之若鶩的明星餐廳。早年在亞洲的經歷不僅在PIC的餐廳裝飾中隨處可見,也給了她研髮菜品的靈感。

2019-11-29

深港舞剧《弟子规》总策划、深圳市群众文化学会会长杨素贤

廣東省文化和旅遊廳藝術處處長唐國華、香港銀紫荊星章(SBS)太平紳士梁永祥、廣東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促進會副會長兼秘書長張梅,深港舞劇《弟子規》總策劃、深圳市群眾文化學會會長楊素賢,舞劇《弟子規》總編導、藝術總監、香港文化舞劇團藝術總監梁國城,舞劇《弟子規》總編導、深圳市廣電集團娛樂中心藝術總監、國家一級導演詹曉南,佛山市舞蹈家協會主席李紅等領導和嘉賓出席了演出。

2019-11-29

以世界各地不同种类的现场古典音乐为重点

荷蘭的聽風合奏團(Oorkaan)明年二月來港演出得獎幼兒音樂會「閃閃身歷聲」(Glimpse)。節目於二○一五年榮獲年輕觀眾音樂獎「年度最佳音樂製作」及「最佳小型樂團」。

2019-11-23

他说:「以前拍剧十几年都没放过假

以往一直沒有北上發展,原來黎耀祥(祥仔)是為了家庭,作為好爸爸的他不想錯過兒子的成長,決定留港工作。早前他接受大公報記者專訪,剖析如今願意離港工作的因由。祥仔表示兒子今年二十一歲,已成長了。他一直覺得家庭很重要,若為工作離開香港幾個月,會影響到家庭。這次他決定接拍內地劇,主要是因為張華標。他說:「對方是劇集《巾幗梟雄》的編劇,大家一直有傾何時再有機會合作,剛巧他籌備這個劇時想找我,我未傾條件已答應了,因為對他有信心。而且劇組有個熟人,大家早有默契。」

2019-11-23

常常会有一些声音认为中国要避免重蹈日本「广场协议」的复辙

盼兩國青年了解彼此傅高義一九六三年發表的《日本新中產階級》一書,近年來受到內地社會熱捧,因為書中跨越三十年的日本社會現象,幾乎都在今天的中國得到體現。如上世紀日本與美國之間持續不斷的貿易戰,如今美國又開始對中國宣戰,常常會有一些聲音認為中國要避免重蹈日本「廣場協議」的覆轍。而傅高義與金耀基都不以為然。他們不認為「廣場協議」代表日本的衰弱。「『廣場協議』後,日本其實進入一個由大到強的過程。」金耀基說:「中國現在也在由大國向強國轉型。大,代表的是體量,而強,意味着現代化的全面與深入。」二人談到:「中國未來可能不會像之前經濟增長速度那麼快,從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六,將來變成百分之二三也有可能。」「但我們建設一個什麼樣的國家好呢?GDP最高嗎,還是要人民幸福?今天我們仍然可以向日本學習,關於如何現代化。」他們都贊成現代化是一個長期的過程,「目前在高科技領域,日本的創造性不一定能領先中國。但在基礎科學方面,還是日本更厲害。」

2019-11-18

今届音乐节三场演出包括开幕、赛马会乐.忆古蹟和闭幕音乐会

「貝多芬和舒伯特等大師作品能夠歷久彌新,主要有賴後世藝術家孜孜不倦,憑藉創意和獨到的見解為樂章注入生命力。」垂誼樂社藝術總監、大提琴家李垂誼說。透過跨文化交流推廣音樂的「2019樂.誼國際音樂節」,由李垂誼帶領新一季的海外藝術家及本地新秀,呈獻三場各具特色的音樂會,演繹歐陸經典作品。

2019-11-14

用以形容那些不甘于「只打一份工」的年轻人

正在香港城市大學舉行的達文西特展「藝術與科學.過去與現在」,包括十二件珍貴手稿以及據此創作的若干模型。今年適逢達文西逝世五百周年,全世界的博物館與美術館都不願放過這吸引目光的好機會。法國羅浮宮的特展據說籌備十年,為從意大利借得傳世名作《維特魯威人》,險些招致本已不睦的法意兩國政府又一場外交風波。我想,今天的人們為了紀念這位文藝復興巨匠而大費周章,恐怕不僅僅因為《蒙娜麗莎》的微笑或是那幅以超過三十億港元天價震撼拍賣市場的《救世主》,而是達文西對於人文藝術諸多領域的好奇與探索。才華橫溢每每令人傾心不已,像達文西這般在繪畫、雕塑、工程、數學甚至音樂領域均頗有造詣的藝術家若活躍在今天,恐怕一早成為KOL並在社交媒體平台上賺得名氣與金錢雙收。

2019-11-14

约80%至90%的膀胱癌病人都是以无痛性血尿作为初期症状的

問:醫生,三天前的早上,當我小便時,發現尿液全部都是紅色,但這情況只此一次。由於當時小便過程沒有疼痛感覺或不適,故我以為沒有什麼大礙而不再理會。昨天我跟太太提起這件事,她卻十分緊張,敦促我一定要來見你。(五十歲的陳先生甫入診療室便說個不停。)

2019-11-10

得以在第四届乌镇戏剧节的「嘉年华」演出

圖:烏青劇社的《蠶花開處白馬鳴》吸引遊客駐足觀看\大公報記者俞晝攝

2019-11-10

梁羽生以「李夫人」在《新晚报》副刊「下午茶座」主持「李夫人信箱」

由五十年代至今一批「女作家」,地位超然的應數梁羽生和金庸。梁羽生以「李夫人」在《新晚報》副刊「下午茶座」主持「李夫人信箱」,一如後來的武俠小說《龍虎鬥京華》,一筆走紅,報紙因「信箱」而銷量急升,報社也始料不及;金庸也化身「姚馥蘭」,在《新晚報》副刊闢「馥蘭影評」,凡外國新片上映,他即評述。「李夫人信箱」則每天刊出。

2019-11-09

六十八部作品涵盖故事片、动画片、纪录片等片种的中外电影

記者從組委會獲悉,隨着中國國際兒童電影展在全球影響力的擴大,參展的影片數量和質量也隨之上升。本屆電影展共徵集了來自近三十個國家和地區的一百四十六部中外兒童電影,最後進入展映的六十八部作品涵蓋故事片、動畫片、紀錄片等片種,涉及親子家庭關係、女性成長、運動、自然環保等主題。

2019-11-09

南洋中心外墙挂上以圣诞老人为主题的灯饰

除此之外,不少的燈飾、燈海當晚隨即成為遊人打卡的對象,如麼地道沿路的三條天橋都以熱氣球為主題的燈飾,再加添雪花燈飾點綴伴襯;還有一直受遊人喜愛的燈海,而是次則加入星球和外太空等元素,帶來科幻的效果。

2019-11-06

更有令人神往的十六湖公园──普利特维采湖群国家公园

我們在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萊德的前南斯拉夫總統府門前,看到了一個很有象徵意義的標誌物:六個粗壯的土灰色石頭狀圓形樹根,緊緊地圍成一圈,猶如六個樹根抱成一團,象徵前南斯拉夫鐵托時代,六個加盟成員的同心聯盟、團結一致。然而,時過境遷,昨天的這一切,都已成了過往歷史──昔日六合一的抱團狀態,如今已一去不復返了。前南斯拉夫國內的民族組成和宗教信仰,先天比較複雜,六個成員的人民,各有自己的理想追求和宗教信仰,很難捏成一團。如今的六國,各自走着自己獨立發展的道路。

2019-10-30